权平煽颠案周三开庭 法院设障排除律师

转自自由亚洲 ,请点击查阅详情

img_2064

归国留学生权平被控“煽颠国家政权”罪,将于周三(15日)开庭审讯。但两名代表律师受到法院刁难,试图排除他们于门外,两律师表示会向吉林高院提控。权平因计划穿著讽刺习近平的文化衫,上街抗议而遭当局罗织罪名检控。(吴亦桐/程文报道)

代表权平的维权律师张磊周一向本台表示,接获权平家人的电话通知,案件将于周三(15日)开庭,但律师并未接到法院的开庭通知,怀疑法院企图安排被告在无律师代表下开庭审讯。

张磊:家属告诉梁律师说15号(2月15日)开庭,但我们也没有接到通知,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他们应该提前3日以上通知辩护律师,这种情况来判断的话,目前延边州中院的作法肯定是要非法排除我们辩护律师参与的情况下悍然开庭。从目前这个架势来看他们肯定不会让我们上法庭的。

另一位律师代表梁小军表示,北京司法局周一约谈他们,试图说服他们退出代理案件。

梁小军:我也刚从司法局回来,然后司法局也谈了下这个案件,就是当地打了小报告,就说这个案件很复杂,希望能够不代理之类的。

两位律师指出,在接受权平父亲权赫的委托后,已向延边州法院告知委托事宜,并提交了法律规定的完备手续;上周五(10日)下午,他们突然接到主理权平案的合议庭电话,称根据吉林省高院规定,代理法轮功和涉国家安全案件的律师,需补交执业机构所在地的司法局介绍信,否则对其代理资格不予认可。

梁小军认为,延边中院完全违反刑诉法规定,试图在剥夺权平和律师的诉讼权利,他们就此向吉林高院提告。

梁小军:法官(李东信)说的,法院说的,吉林省高院就有一个内部规定,第一是危害国家安全的;一个是法轮功案件,必须由司法局出示介绍信,肯定不给你开啊;我们就是要求高院释明有没有这个内部规定,实际上是一个控告。

本台致电曾接触两位律师的法官,接听电话的男士拒绝回答他的身份。当记者问及法庭是否要求两名代表律师需具备介绍信时,对方要求记者与法院宣教处联系,记者多次联系但电话无人接听。

法院工作人员:嗯,这个进展情况是跟我们宣教处联系,我们个人无法对外表达进展情况。

现年29岁的权平曾留学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是推特和脸书上活跃的中国用户,曾多次发文声援709律师及良心犯,并公开纪念六四死难者。去年因计划在10月1日国庆日,穿著写有批评习近平标语的文化衫上街游行,于前一日9月30日遭国保秘密拘捕,日前被正式起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家人一直在官方威胁中对外封声,官派律师因不断游说家人接受认罪,令家人产生怀疑,本月初正式委托北京维权律师梁小军和张磊代理此案。他们上周踏入延吉地界时,即被多个不明人士全程跟踪和偷拍,加之法院设障及北京司法局的约谈,更让两位律师感觉案件“异常”。

c4o3xdzuyaax512-jpg-large

请释明有无限制律师代理案件之规定的函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寇昉院长:

我们是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梁小军、北京市同翎正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磊,是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正在审理的权平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被告人权平的父亲权赫为其委托的辩护律师,我们接受委托后,于2017年2月9日向延边州中级法院告知了委托事宜,并提交了律师事务所函、委托书、律师证原件(查验)及复印件等完备的委托手续。

2017年2月10日下午晚些时候,自称本案合议庭成员的李东信(音)法官致电我们,称我们还需要补充“执业机构所在地的司法局出具的介绍信”才符合代理条件。

我们在电话中对此提出异议,我们表示:此条件明显超出《刑事诉讼法》关于律师代理案件的规定,于法无据;而且也不合情理,因为我们并不是北京市司法局的工作人员,北京市司法局显然没有理由也根本不会给我们开具什么介绍信。但李东信法官称,这是由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规定在全省范围内统一执行的标准:凡是名义上关于国家安全的案件,外省律师代理的,必须由代理律师执业机构所在地的司法局开具介绍信后,吉林省的法院才认可其代理资格,否则,对其代理资格不予认可。

听闻此语我们十分震惊,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盖因:第一,这种说法的违法性是如此的明显,我们难以相信竟然会出自一名专业法官之口;第二,我们此前在中国其他任何省份都未曾听闻如此违法之规定;第三,我们不相信作为国家审判机关的人民法院,特别是对于法律规定应当是非常熟悉且具有一定权威性的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竟然会制定出如此违法的规定;第四,但是,来电显示的李东信法官使用的0432-2586112的电话号码却正是此前两天我们无数次在延边州法院的大门口拨打却始终无人接听的该院刑庭的电话之一,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说这个话的人不是法官,也没有理由认为他会完全没有依据的说出此种会严重侵犯我们律师以及当事人权平的诉讼权利的要求来。

故此,我们提请贵院向我们释明以下事项:

一、贵院是否自己制定并向全省法院特别是延边州中级法院下达过“在吉林省,凡是名义上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外省市律师代理的,必须由代理律师执业机构所在地的司法局出具介绍信”的规定、文件或者政策?(如果制定有该规定、文件或者政策,请提供给我们一份复印件。如果是不成文的政策,也请将其内容整理复述给我们。)

二、贵院有无向下级法院转达过其他党政机构所制定的“在吉林省,凡是名义上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外省市律师代理的,必须由代理律师执业机构所在地的司法局出具介绍信”的规定、文件或者政策?”(如有,也请提供。)

三、贵院是否向下级法院特别是延边州中级法院下达过诸如“某些类型的案件可以超出《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办理,可以对代理律师额外设置法外条件”的文件、规定或者政策?(如有,也请提供。)

以上问题,十分重大,关系到我们能否顺利为当事人权平提供法律辩护,且关系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能否正确实施,关系到国家法制的统一和法律的尊严,故我们十分严肃的向贵院提出以上释明请求,请依法回复。

提请人:梁小军
张 磊
二O一七年二月十一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