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平妻子王峭岭以辩护人身份要求见主审法官再遭拒

img_2021

2月7日,709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在709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的陪同下,再至天津二中院,要求会见李和平案主办法官刘毅,被另外一参与此案的书记员以“不在”、“联系不上”为由拒绝。

2016年12月5日,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李和平起诉到天津市二中院;12月18日,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向天津二中院发出自己担任李和平一审辩护人的通知;2017年1月5日,王峭岭与另一辩护律师蔡瑛到天津二中院,但因刘毅要求单独会见王峭岭一人,会见终未进行。此次王峭岭要求会见主审法官,其最主要的身份为李和平的辩护人身份。

2015年7月10日李和平被警方从北京家中带走,至今律师和家属无法获得会见;2017年1月23日,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从可靠渠道获悉,李和平与王全璋在被捕后的前六个月监居期间,遭到国保酷刑殴打,其中包括电击方式,巨大的电流强度曾使两位律师当场昏厥。

附:

王峭岭:709家属春节后天津行

今天上午709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拖儿带女,先到了天津市二分检。在二分检的控申中心,询问到2016年12月30日移送到检察院的王全璋律师,在2017年1月30日延期半个月,2月14日检察院阶段将告结束。两位家属商量了一下是否请求起诉科宫宁处长见面,想起来从2016年6月每次来二分检都申请见的宫宁处长,对律师和家属是坚决地避而不见。我们叹了口气,不再要求见宫处长了。
接着又来到天津市二中院,为了避免打电话避而不接的情况,王峭岭把背包和孩子交给李文足,自己只携带证件,迅速通过安检进了二中院大厅。打通分机4707,701房间的李占强书记员接的电话。我说:我是李和平的辩护人,要求看李和平的起诉书,会见。不出所料,被告知刘毅法官不在。我说你现在去联系吧。五分钟后李书记员答:联系了,联系不上!
对于刘毅不在的这套说辞我已经不奇怪了:有些人,在办公室也不敢说在。我请李占强书记员转达我的要求,恭喜刘毅和李占强“榜上有名”。我最近得知他俩是2016年8月初709审判庭上的人,李占强是书记员,刘毅是代理审判员。

2017年2月7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