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就律师在拘禁期间遭受酷刑及不人道对待发表声明

img 1751

(2017年1月23日)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关注组)对於有消息指709事件中,再有两名的律师曾经受到严重酷刑,表示震惊及愤慨。

据关注组得到的可靠资料显示,李和平律师及王全璋律师在长达六个月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经受了各种严重酷刑,其中包括采用电击的方式,电流的强度直接导致受刑人当场昏厥。

截至2017年1月23日,李和平丶王全璋已被关押563天,期间未被允许与其辩护律师丶家属见面,人身状况不得而知。

陈建刚律师日前发布了一份长达17000字的《会见谢阳笔录》,系统记录了谢阳律师在过去558天内遭受的酷刑及不人道对待,包括但不限於:1.吊吊椅2.疲劳审讯3.剥夺睡眠4.威胁恐吓5.殴打6.烟熏7.不给饭吃不给水喝8.不给看病9.禁止购买任何日用品10.社交孤立。

同样,燕薪律师在去年12月会见吴淦(屠夫,维权人士,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行政人员)後得知,吴淦曾遭受严重酷刑。吴淦自述,“在关押期间,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安少东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我极其疲倦睁不开眼,安少东让武警强行撑开我眼睛接受审讯。我不堪忍受,以头撞墙。睡觉时还划个线,被子稍微出线,我就被弄醒。在夏天时,安少东将空调调到最冷。”

李春富律师(李和平之弟)被关530天後前日被取保候审,骨瘦如柴丶极度恐惧。李春富透露,自己被抓之前没有高血压,但在看守所医生说他是高血压,天天给他吃药。

江天勇律师妻子金变玲十分担心江天勇是否遭受酷刑:“今天是江天勇被失踪62天,我们家属到今天也不知道他被关在哪里。前几天看到李春富律师被酷刑至精神异常和谢阳律师被酷刑,心里更加担心江天勇的安危了。”

关注组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安排李和平和王全璋会见其辩护律师,并予两人以适切的医疗照顾,确保其身心安全及健康。

关注组亦认为中国政府必须就上述的酷刑及不人道对待指控进行独立调查,并将施虐者绳之於法;立即启动修法,根据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其全名为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丶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将酷刑刑事化,并废除「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众多个案显示有关措施不但已经成为施行酷刑的温床,其设计更是违反刑事程序正义的基本原则,特别是当有关措施被配合《刑事诉讼法》(2012)第37条并用的时候。

查询

1. 陈女士(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852 2388 1377

2. 王峭岭(李和平律师的妻子):+86 131-2136-3110

3. 李文足(王全璋律师的妻子):+86 186-9401-9937(电话)/ +86 132-7755-5270(WhatsApp)

4. 金变玲(江天勇律师的妻子):+1 (626) 223-0980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