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案酷刑频传,再曝李和平王全璋曾遭电击至昏厥

转自自由亚洲

img 1636

2017年1月22日,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余文生(右二)、程海(左二)、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左一)、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右一)到天津第一,第二看守所为李和平、王全璋存钱,王峭岭发现李和平被化名成“李小春”;天津警方以探视需经检察院同意为由拒绝了两位律师探视王全璋的要求。

持续一年半的709律师大抓捕案,近日接连爆出被捕律师调查期间受虐的消息。最新传出李和平及王全璋两名律师,曾遭受各种严重酷刑,包括被电击至当场昏厥;日前获保释的李春富律师亦被逼至精神失常。(吴亦桐/李莱 报道)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周一(23日)指出,从可靠消息来源,709案维权律师在被抓捕后,皆被关押在秘密场所,在6个月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李和平、王全璋经受了各种严重酷刑,其中包括被高强度电击方式致当场昏厥。

李和平和王全璋分别于2015年7月10日和8月初遭警方抓捕,到目前为止李和平被羁押已逾563天时间,两位律师迄今为止未获准与辩护律师和家属会面。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和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多次就警方及其他司法部门违法行为提诉。

鉴于传出多名被捕律师曾遭受酷刑逼供,王峭岭和李文足更加相信丈夫亦遭同样虐待,两人对此异常悲愤,李文足指非常痛心。

李文足:自从2016年8月份以来不断地得到他们被酷刑的消息,我们十分担忧我们还没有被释放的亲人,特别是我和王峭岭见到被释放回家的李春富律师的状况,还有最近几天谢阳律师他所遭受酷刑的确切的消息,我们很痛心。

img 1658

王峭岭就表示将继续追寻真相。

王峭岭:尤其是今天上午我得到的消息就是王全璋和李和平,在最初被监视居住期间遭受的惨烈的电刑的酷刑,我们两个妻子听了之后十分难过,我们愿意坚持到底,我们呼吁所有关注709案的朋友,继续关注709案当中被抓捕律师和维权公民遭受酷刑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盼望真相被全部揭露出来。

img 1657

谢阳的辩护律师陈建刚上周三在网上发布会见笔录,透露谢阳在监居期间,遭受湖南、长沙两级国保施暴迫他认罪,国保对谢阳使用的酷刑包括坐吊吊椅、疲劳审讯、剥压睡眠、花式暴力殴打、烟熏、不提供饮水和饮食、以及用妻子和女儿性命相胁等手段。其中国保负责人宣称,他们是党中央派来办案的,完全掌控谢阳的生死和命运。

李和平的胞弟李春富在经过530天的羁押后,于1月12日被员警放回家中,1月14日经北京回龙观医院确诊患上精神分裂。李春富在短暂清醒时告知家人,除遭酷刑逼迫认罪外,他还曾被警方以治疗高血压为名使用不知名药物,而他本人从来没有高血压病史。外界质疑,不知名药物有可能是导致李春富精神出现问题的原因之一。

在此之前“屠夫”吴淦的代理律师燕薪与其会面,吴淦向燕薪披露自己在羁押期间亦遭非人道对待。

目前正处指定监居期间的律师江天勇,可能面临极大的风险,综合709个案,最严重的酷刑就发生在这个时段,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达出强烈的担忧。

金变玲说:已经有62多天了,我们家属到现在也不知道他被关在哪里。律师也不让会他,他在里面肯定也受到酷刑。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发言人陈女士指出,当前最急迫的是让李和平、王全璋和江天勇早日见到律师。

陈女士: 王律师(王全璋)、李律师(李和平)、江天勇必须要立即看见律师,必须要有健康评估,身体和心理健康评估,要证明他们是安全的、还在的。 然后像谢阳律师还有吴淦需要处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一点,必须要废除,让员警在调查期间的权力受到制衡。

陈女士谴责中共当局炮制709冤狱,为迫使维权律师、维权公民认罪而穷尽手段,酷刑程度甚至超过周永康主持政法委的时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