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案李春富律师情况通报之三》:遭公安下药

img_1295

《709案李春富律师情况通报之三》

昨天,在回龙观医院门诊四楼的检验科门外,春富太太毕丽萍接了通州焦王庄派出所杨警官打来的电话。

我弟妹说话从来都是轻声细语,但是,这次她对着电话怒吼:“杨警官,这一年半你们让我配合,不让我说话,不让我跟我嫂子来往,我都听你们的。你看看他成什么样了? 他精神分裂啦!你告诉我,你们对他做了什么?!做了什么?!这事我们没完!”

在诊室外面,眼睛一直是直勾勾看人的、一直是无法和别人顺畅交流的春富,突然对围在他周围的律师朋友们说:“我在头六个月监视居住时,就已经疯了。我大喊大叫。”

我被春富突然说出的话吓出一身冷汗。我不敢问,我盯着春富,不敢相信,不敢说话。他突然说:“1月5号他们把我从看守所带出来,没有手续的,好多人的饭碗都要掉!他们在我身上用尽了程序。我没违法的事,就是在东北的公安局外面举牌子,要求会见。他们让我写认罪悔罪,我坚决不写。因为我要是写了,背后就是摄像机,我哥哥李和平还有别的律师,都会受害!”他说完这些话,又说:“你们不要说出去,会害死好多人。”这些是春富的原话,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明白。

晚上,春富太太毕丽萍看着春富的情绪比较稳定,拉着他的手温柔地问:“你几天没吃药了?”

春富停顿了一会儿,回答:“我天天吃药。我这几天没吃药,很难受……”

春富过去没有高血压,昨天在医院的血压也正常,可是,在看守所,医生天天给他吃药,说他是高血压。从被抓的第一天就吃药。

我和春富太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今早我们拉春富出来走一走,他害怕的问:“是不是警察要把我们一家人都抓走?”

709家属
王峭岭
李文足
毕丽萍

⁠⁠⁠毕丽萍:首先我要感谢你们!同时我也想对709和那些维权人士的家属说,不要像我一样沉默和善良,因为会和我现在的下场一样。站出来,揭露天津警方的罪行,让它公布于众!再次谢谢大家的关爱,因为有了你们的关心和爱,使我更坚定往前迈步的力量!

附:《709案李春富律师情况通报之二》

昨天,2017年1月13日下午2点,709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还有律师同行们闻讯赶到春富家。春富虽然认出了嫂子和律师同行,但是说话语无伦次。

春富在一小时之内,竟然对自己的太太说了20多次:“毕丽萍,你有事别瞒着我呀!”

他认出我是嫂子,想跟我说什么话,说了半句,我还没听清,他就想不起后面要说什么了。又痛苦的垂下头。他总说心脏疼,春富太太跟我们说:“昨晚他就说,身体里面像是有虫子咬他。心脏被虫子已经一口一口咬掉了,只剩一了!”我们闻听这话,又看着春富呆滞的面孔,心酸得说不出话来。

后来我问春富:“你给老家的父母打电话了吗?”他竟然愣愣地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自言自语道:“我怎么忘了这事?”

陪他去小区散步的亲戚说:“春富不敢出家门,被我再三保证一定把他送回家才出去了。”

春富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跟亲戚说:“一定要在监控范围内散步,不能出监控。”

这已经不是一年半之前那位李春富律师了。那个李春富十四五岁辍学南下打工,被人捅过刀子,睡过坟场菜地。自学法律六年,熬尽了脑力,通过了司法考试,执业当了律师。因为代理人权案子,被派出所抓走,关进铁笼子里,被殴打,被威胁,但是他仍然没有变化。万万没想到,一年半的监禁给折磨成了一个神经兮兮,疑神疑鬼的人。

傍晚,我们要离开他家时,他紧紧抱住同行的律师朋友,说:“请一定要关注我!”

我想 ,这才是他的真心话!

可是我们离开后不久,他又发现太太跟我们的对话,恐惧的不行,拼命的冲太太吼:“谁叫你跟他们说我回来了?警察不让说!”太太刚辩解:“我没有。”他挥掌照老婆扇了过去!

另附更正:709案李春富律师情况通报之一中,春富不是被警察送到家门口的,而是通州区焦王庄派出所让春富太太去派出所把人领回家的。为什么写错呢?因为笔者也是听春富朋友说的,而春富家人被公安严令告诫不许让外界知道。于是,连怎么进的家门,家属不敢说,都不能有个确切的说法……

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
2017年1月14日晨

《709案李春富律师情况通报之一》

昨天,2017年1月12日下午五点,李春富被北京住所地派出所民警送到家门口。春富的太太打开房门,傻眼了!

春富骨瘦如柴,面色苍白,目光呆滞,好像60岁的老人。

警察跟春富太太说:李春富已经被取保了。

警察说完就走了。可是,春富站在家门口不敢进屋。春富太太痛哭。

春富太太想拉着春富的手进屋,他害怕的躲开了。住在附近的亲戚闻讯而来,可是,春富跳起来,一边往外推搡亲戚一边说:快走!危险!朋友们只好坐在远离他的地方。

今天上午(1月13日),春富依然处在极度恐惧的状态之中。他看见太太打电话,突然伸手就卡住太太的脖子,怒骂道:你在给谁打电话?你在害我!一边说一边手上用力,要掐死太太。幸亏一直陪伴的亲戚奋力拽开了春富。

亲戚实在忍不住了,要求立即向嫂子王峭岭通报春富的情况。因为国保严重警告春富太太,不许跟王峭岭联系。否则,就把李春富再次带走。

得知李春富这个样子,我们的心揪了起来!我们日日夜夜盼望的李和平,王全璋,你俩还活着吗?

709家属
王峭岭
李文足

毕丽萍:首先我要感谢你们!同时我也想对709和那些维权人士的家属说,不要像我一样沉默和善良,因为会和我现在的下场一样。站出来,揭露天津警方的罪行,让它公布于众!再次谢谢大家的关爱,因为有了你们的关心和爱,使我更坚定往前迈步的力量!

附:《709案李春富律师情况通报之二》

昨天,2017年1月13日下午2点,709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还有律师同行们闻讯赶到春富家。春富虽然认出了嫂子和律师同行,但是说话语无伦次。

春富在一小时之内,竟然对自己的太太说了20多次:”毕丽萍,你有事别瞒着我呀!”

他认出我是嫂子,想跟我说什么话,说了半句,我还没听清,他就想不起后面要说什么了。又痛苦的垂下头。他总说心脏疼,春富太太跟我们说:”昨晚他就说,身体里面像是有虫子咬他。心脏被虫子已经一口一口咬掉了,只剩一了!”我们闻听这话,又看着春富呆滞的面孔,心酸得说不出话来。

后来我问春富:”你给老家的父母打电话了吗?”他竟然愣愣地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自言自语道:”我怎么忘了这事?”

陪他去小区散步的亲戚说:”春富不敢出家门,被我再三保证一定把他送回家才出去了。”

春富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跟亲戚说:”一定要在监控范围内散步,不能出监控。”

这已经不是一年半之前那位李春富律师了。那个李春富十四五岁辍学南下打工,被人捅过刀子,睡过坟场菜地。自学法律六年,熬尽了脑力,通过了司法考试,执业当了律师。因为代理人权案子,被派出所抓走,关进铁笼子里,被殴打,被威胁,但是他仍然没有变化。万万没想到,一年半的监禁给折磨成了一个神经兮兮,疑神疑鬼的人。

傍晚,我们要离开他家时,他紧紧抱住同行的律师朋友,说:”请一定要关注我!”

我想 ,这才是他的真心话!

可是我们离开后不久,他又发现太太跟我们的对话,恐惧的不行,拼命的冲太太吼:”谁叫你跟他们说我回来了?警察不让说!”太太刚辩解:”我没有。”他挥掌照老婆扇了过去!

另附更正:709案李春富律师情况通报之一中,春富不是被警察送到家门口的,而是通州区焦王庄派出所让春富太太去派出所把人领回家的。为什么写错呢?因为笔者也是听春富朋友说的,而春富家人被公安严令告诫不许让外界知道。于是,连怎么进的家门,家属不敢说,都不能有个确切的说法……

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
2017年1月14日晨

《709案李春富律师情况通报之一》

昨天,2017年1月12日下午五点,李春富被北京住所地派出所民警送到家门口。春富的太太打开房门,傻眼了!

春富骨瘦如柴,面色苍白,目光呆滞,好像60岁的老人。

警察跟春富太太说:李春富已经被取保了。

警察说完就走了。可是,春富站在家门口不敢进屋。春富太太痛哭。

春富太太想拉着春富的手进屋,他害怕的躲开了。住在附近的亲戚闻讯而来,可是,春富跳起来,一边往外推搡亲戚一边说:快走!危险!朋友们只好坐在远离他的地方。

今天上午(1月13日),春富依然处在极度恐惧的状态之中。他看见太太打电话,突然伸手就卡住太太的脖子,怒骂道:你在给谁打电话?你在害我!一边说一边手上用力,要掐死太太。幸亏一直陪伴的亲戚奋力拽开了春富。

亲戚实在忍不住了,要求立即向嫂子王峭岭通报春富的情况。因为国保严重警告春富太太,不许跟王峭岭联系。否则,就把李春富再次带走。

得知李春富这个样子,我们的心揪了起来!我们日日夜夜盼望的李和平,王全璋,你俩还活着吗?

709家属
王峭岭
李文足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